欢迎来到榨油机优推网,为您推荐靠谱的新型榨油机,小型榨油机,花生榨油机,液压榨油机,螺旋榨油机厂家!

新型榨油机,螺旋榨油机,花生榨油机,液压榨油机,螺旋榨油机厂家优推网

联系我们
免费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莫迪亚诺:只要找我就能震惊世界
发布日期:2019-01-24 14:31

每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作品的阅读高潮将照常拉开。今年,世界轮到了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的时候了。然而,毕竟,各种阅读都是一个临时的补救课。在中国,虽然王晓波和王朔是两位重量级的追随者,但他们的作品却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在他们各自的作品中已经对莫迪亚诺表达了敬意,这使许多读者了解和喜欢法国作家,中国读者作为一个整体仍然是少数,但这也使那些在诺贝尔奖之前就读过莫迪亚诺的读者更能反映出对文学美学的敏感,因为他们已经认识和认识了《世界新闻报》。时间早得多。
    
     在这期《读医学周刊》专刊中,我特地采访了一位读者,并在印象中聆听了他谈论莫迪亚诺的谈话,2010年,他在青年咖啡馆和黑店街遇见了莫迪亚诺。
    
     问:今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布前,莫迪亚诺在中国的声誉并不明显,所以,作为一个在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就读过他的作品的读者,你是如何了解这位作家的
    
     答:经常阅读外国小说,法国文学永远是首选之一,与莫迪亚诺的会面也出乎意料地发生了,其中出版商、媒体、作家和读者会有意识地、无意识地编织一个宣传网络,当你无意中碰到时,你会接受。
    
     答:关于2010年在北京,通过新浪微博,我可能是那种对书籍好奇和占有欲强的书呆子。一旦我听到他们的消息,我总是要很快看到他们。我以前读过他的青年咖啡馆。这是莫迪亚诺我读过的第一本书。也在2010年。
    
     答:当时的感觉是,人的文字适合自己,如雨水、暧昧的灯光、巴黎的街区,不曾播撒出一种朦胧、孤独、忧郁的氛围。
    
     答:这只能导致我的溢出。毕竟,中国作家缺乏文艺复兴和现代文明的洗礼。从语义学和叙事伦理学的角度看,他们对这一自我的理解、反思、剖析和运用还不清楚。一旦表达出来,他们就会不知不觉陷入自恋的泥潭。它的含义不仅增加了,而且反熵,而且大多数当代作家还不知道时代的多面自我和超我结构。
    
     问:黑店街对王晓波和王朔的创作产生了影响。读完这本书你也有什么影响吗
    
     答:我不认为莫迪亚诺会对他们产生多大的影响。毕竟,在作家的作品中,影响或焦虑的痕迹总是织出多维的锦缎,用不同的语言符号,播下灿烂的羽毛。偶尔,灵感的一瞥,会流露出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在语调、结构上也有一定的血缘或相似之处。视角,甚至主题的侧面。
    
     问:有人评论莫迪亚诺的工作模式似乎不大。它有时代感,但不是史诗。你觉得怎么样
    
     答:史诗不过是一个很大的部分,一段很长的时间,群体人物,一个大背景,复杂的关系,情节的起伏和多重交叉线索,问题是大局不一定是一个大格局,大局不一定是一个深刻的主题,在大多数情况下似乎没有格局。像浩然这样的当代中国作家,却有一首小诗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可以看出,与文学艺术的创作相比,关键在于创意和意念,我认为莫迪亚诺的模式是非常大和深刻的。只有一个人在找我,才能让全世界的人感到深深的震惊。毕竟,这是一个快速的现代空间和时间趋向分裂越来越多的时代。每个流体分子都必须面对一个基本的问题——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去哪里。
    
     问:莫迪亚诺作品的主题虽然主要集中在德国占领时期,但并不是太政治化,但是没有德国占领时期的政治土壤,就不可能产生今天的莫迪亚诺的文学语调,你能谈谈他在作品中是如何将文学与现实结合起来的吗
    
     答:对政治有多种理解,如当代政治、文化政治、民族或种族政治、生活政治、身份政治和形式政治。作家首先表达自己的政治态度,探索自我体验的可能性,然后达到超越的吸引力。超验的艺术,通过事实和真理的到来,没有自觉地完成一种言语政治,或者是一种遗忘与记忆、掩盖与开放之间的抗争。
    
     问:莫迪亚诺对父母和二战有着特殊的偏爱,中国作家对《中华民国》和《抗战》的写作也从未厌倦过。这两者在文学心理学上有何异同
    
     答:记录苦难,不仅是历史学家的责任,而且要记住和解决苦难。相反,它是文学超越史家的地方,在这方面,中国作家仍然年轻、笨拙、简单、单一,至少没有哲学、宗教观念、记忆编纂等的支持,也许是由于音乐情感的文化心理,很容易把干战变成玉丝。正是这种轻微的稀释证明了历史的稀释和遗忘。
    
     问:你如何解释他在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所创造的记忆艺术和最难以捉摸的人的命运,这揭示了对生活世界的占领。(他用记忆的艺术召唤了人类最艰难的命运,暴露了德国占领时期的生活世界)
    
     答:我的解读只能从两个方面来进行:一是诺贝尔奖;二是45位作家。从新世纪初开始,莫言、帕穆克和赫塔米勒就在50年代后获得了奖项。还有许多杰出的在世作家可能会获得奖项。毕竟,他们是20世纪上半叶的遗产。我认为,他们是我国当代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20世纪上半叶重要的文学遗产可能是两次世界大战。
    
     答案:地平线和午夜撞车。阅读地平线,你会发现追求玛格丽特和普鲁斯特的小吃回味一样迷人。午夜撞车显示了由于意外失忆症最终回忆的可能性。